“涉黑人员”制造冤案 老企业家被判缓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1-11-18 00:07

——记武义县中小企业资金互助会会长徐进奇案

 

前不久,来自武义县中小企业资金互助会会长徐进奇,向媒体记者讲述了他被涉黑人员团伙头目炮制的冤案,硬是以挪用资金罪被判了5年缓刑,他一直在申冤。

现在这个炮制冤案的武义涉黑人员头目杨伟祥被判了25年徒刑,他看到了希望,说终于可以申冤了。

抱团取暖  他当选为互助会会长

徐进奇是一名老企业家,曾经担任浙江省第八届人大代表、金华市第三届人大代表,中共金华市委第五届党代表以及武义县党代表和人大代表。并多次评为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优秀企业家,连续五年被评为县优秀党员。徐进奇所创办的浙江方圆塑料有限公司连续十年(2006-2015)被评为武义县的纳税大户和纳税先进企业,并且为了武义县民营企业的良好发展,徐进奇发起筹办了互助会,以帮助武义县民营企业,振兴武义县经济。

20139月,由浙江方圆塑料有限公司等五家企业共同发起,三十家企业本着抱团取暖、抵御风寒、互相帮助、巩固发展的宗旨(每家企业出资200万元-500万元,共筹得1.35亿元),由三位县长签字并经县民政局注册登记的社团法人。后经三十家企业代表投票选举,徐进奇被选举为互助会的会长,并由县工商联文件批复任命,主持互助会的工作。

互助会日常的业务为:为会员企业提供资金周转帮助及银行转贷等事宜。20139月互助会开始运转后,因经济形势不好,资金非常紧张,急需资金需求的企业络绎不绝,单凭互助会现有的互助金不能满足现有会员企业的资金需求。徐进奇秉持着对互助会高度负责任的精神,为确保互助会正常运行,以个人名义和个人企业担保为互助会对外借款(以下代称“外借资金”),以满足互助会资金需求,并将外借资金供互助会使用(由互助会支付外借资金的利息),外借资金产生的一切利息与收益归互助会所有。因此,在互助会的账户内,存在两类资金,即:互助金与外借资金。

因互助会为新兴事物,为规避法律风险,经互助会理事会协商一致决定:互助会的坏账准备金、风险金、加盟费以及借款保证金由徐进奇保管,并规定统一管理费用。

诬告陷害  炮制了挪用资金罪

徐进奇告诉记者,他被以挪用资金罪判处5年缓刑,实为武义县涉黑人员团伙头目杨伟祥勾结武义县公检法“相关人员”所致。

杨伟祥原为浙江集祥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为互助会会员之一。20147月,原武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程晓辉(已判刑)的前妻借给浙江上顶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总(也系互助会会员)40万元。杨伟祥为帮助程晓辉及其前妻,要求徐进奇在互助会借款给刘总的资金中代扣40万元以冲抵程晓辉前妻与刘总之间的债务。因杨伟祥的要求未征得刘总的同意,明显违规无法办理,所以被徐进奇严词拒绝。因此,心胸狭隘的杨伟祥开始记恨徐进奇。

20149月,杨伟祥以归还贷款转贷为由,骗回他投入武义县中小企业资金互助会(以下简称“互助会”)的500万元互助金后不再归还。经徐进奇多次催讨并告诫杨伟祥:“如再不归还就要提起诉讼。”互助会法律顾问朱律师也曾多次调解,但杨伟祥仍拒不归还500万元互助金,并多次威胁徐进奇及朱律师。以上事实,金华市公安局扫黑办均有记录在案。

2014年年底,杨伟祥与武义县公安局原政治部主任、后任县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曹向阳(已判刑)等人在“杨公馆”聚会,密谋策划陷害徐进奇。其间曹向阳指点可以通过写匿名信的方式向公安局举报徐进奇。随后,杨伟祥利用原互助会会员徐丹(徐丹为他人借款担保,被互助会追诉,后被法院查封拍卖了厂房,因而对徐进奇不满)书写了两封匿名信,信中捏造了徐进奇侵吞互助会资金一事。此事在曹向阳的庭审中,曹向阳已供认。

上述其中一封匿名信,经时任县公安局金局长批示:“请经侦队阅处。”后由曹向阳亲自转交经侦大队教导员潘某(系曹向阳徒弟,现已被开除党籍)。随后,潘某开始带有目的性办案,并在讯问徐进奇及相关证人的过程中采用威胁、引诱、欺骗的方式,且不如实记录相关供词。侦查结束之后,本案进入县检察院审查起诉,杨伟祥利用其与县检察院原副检察长何某的亲密交情,插手办案,将一起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强行提起公诉,最终陷害徐进奇被判挪用资金罪成立,被判处5年缓刑。

上述的事实经过,在审理杨伟祥、曹向阳等人的庭审中,杨、曹等人均有当庭的供述予以证实。

是暂时亏空还是擅自挪用

至于徐进奇挪用武义县中小企业资金互助会630万元互助金的事实,存在诸多疑问。 

20139-201410月底,互助会的资金调拨往来均由互助会财务总监钟丹负责。201410月底,钟丹因生病住院,上述调拨资金的工作由互助会徐会计接手。在徐会计接手工作之前,互助金与外借资金从未混淆。201411月左右,互助会会员企业张总、季总等人向互助会要求拿回外借资金,当时由于钟丹住院,徐会计对资金分类业务欠了解,导致互助会用互助金偿还了上述会员企业的外借资金。

201412月底结算之时,互助会账目出现了亏空630万元的情况。为安抚互助会会员的情绪,徐进奇将630万元互助金账目亏空暂时认账为徐进奇自己欠互助会的钱款,并向互助会出具了借条。也就是说,徐进奇并未挪用630万元互助金,关于此点,有相关证据证明。

原判认定徐进奇挪用坏账准备金、风险金、加盟费以及借款保证金398.65万元的事实,未侵犯挪用资金罪的法益。他使用上述钱款的初衷是为了将互助会闲置的资金予以利用,为互助会创收,并非是为了谋取个人的私利。在案证据能够证实:徐进奇如果使用了该笔资金,那么他会以月息两分向互助会支付利息。并且,如果以上资金对外借贷,且对外借贷的利息超出月息两分,超出部分的利息差,原本计划作为互助会员工的福利。然而,遗憾的是,在该笔款项在尚未收回任何利息的情况下,冤案案发,所以至今未收回任何利息。如果徐进奇为了个人私利,完全不必使用上述互助会的资金,只需使用部分外借资金即可,完全不必多此一举使用上述资金。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徐进奇为了互助会利益使用资金,不构成挪用资金罪。

再说,截止案发,徐进奇为互助会所借的外借资金超过3000万元(大部分资金存在外借资金借款到期,互助会未收回外借资金的现象)。换言之,徐进奇对互助会享有超过3000万元的债权。徐进奇即便未经互助会同意,使用了1000多万元的资金,也未超出其享有债权的范围,不应构成犯罪。

 

 

徐进奇通过多次向中央巡视组及上级相关部门举报指控黑恶势力团伙头目杨伟祥,并全力以赴协助金华市公安局扫黑办侦办,在党中央及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在中央巡视组领导的重视下,将涉黑人员团伙头目杨伟祥及其保护伞绳之以法。徐进奇一直坚信,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在党中央一再强调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形势下,黑白是非不会颠倒,人民法院也一定会还他一个公道。


来源:央视访谈网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